目录
您目前所在: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企业研究】村田制作所:大胆放权中国人才培
作者:亚洲城网址    发布日期:2020-08-12 10:01


  而另一个不为人知的强大之处,就是彻底下放权力所实现的快速决策。该公司向现场下放权力的彻底程度可以说绝无仅有,担任一把手的社长村田恒夫甚至表示,“我什么都不决定,只管最后签字”。进入2000年代,随着以快速开展业务为信条的新兴市场国家机电企业的崛起,这种以速度为先的内部体制愈发成为了提升村田制作所实力的武器。

  不只是部件产业,很多企业都在为加快经营速度而下放权力。不过,在这些企业之中,也不乏“决策速度变快,但现场的判断失误反而导致业务下滑”的失败案例。村田社长为何能够放心地将权力下放给现场?这是因为该公司事先构筑起了“使快速决策成为可能的体制”。

  从结果来看,村田制作所为各个现场配备了“接受管理层下放的权力并做出决策的专业人才”。与韩国智能手机企业打交道的丹南系长就是其中之一。这些人日常工作的内容极其固定,平常的业务以决策和客户谈判为主。在通信业务本部工作的丹南系长的工作主要是“客户窗口,与最终商品企业的开发负责人进行沟通”、“决定部件的参数、量产时间、数量和价格等”。

  只有25~39岁的主任和系长等非管理人员肩负着重任。单是通信业务本部,年轻的决策者就多达100余人。担任通信业务本部长的董事中岛规巨感叹道:“(这些人)不仅精通公司最尖端的技术,还具有优秀的语言沟通能力,简直称得上是超人。”

  对于这些“社长的分身”,村田制作所建立起了从进入公司开始,跨度最长为10年的培养机制。

  公司首先根据开发和制造现场的工作情况、语言沟通能力等挑选候补人选。当选候选的技术人员要到多个现场部门工作,积累广泛的经验,接受成为决策者的专业教育。丹南系长在进入公司后,曾经担任过开发和制造部门的技术人员,并到策划等部门任职,最终成为了决策成员。按照丹南系长的说法,“原则上,无论是什么谈判,我们都不能说‘回公司商量’。”

  不只是日本人可以当选决策成员。面向不以英语为母语的终端企业,为了消除密切沟通中的语言障碍,决策成员的队伍之中还吸收了当地法人的工作人员。

  培养候选力度最大的地区,当属智能手机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中国。中岛董事没有透露准确的数字,只是表示:“中国本地工作人员的培养进展顺利。”

  不是冒失地全权委托,而是先培养出堪当重任的优秀人才,再下放权力──这就是村田式权力下放的最大特点。

  身居现场的决策者活跃的舞台并不只是新部件的开发。当制造智能手机的客户开发新机型的时候,他们也会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对于智能手机等配备无线通信功能的电子产品,世界各国都要求将噪声控制在一定的水平。但实际上,要想知道新开发的智能手机会发出多大的噪声,必须要等到商品开发的最后阶段。有的企业甚至到距离量产还剩一个月的时候,才开始对应噪声问题。

  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村田制作所也能当机立断。为了满足分秒必争的智能手机企业的要求,该公司在智能手机开发基地和制造工厂密集的中国大陆和台湾配备了决策成员。他们不仅要分析试制品产生噪声的原因,还要负责推荐解决问题的部件。

  最近几年,为了进一步巩固噪声对策的快速反应体制,村田制作所在上海、北京、深圳、台北4座城市设置了进行分析的实验设施。2010年开设的上海设施更是配置了“毫不逊色于日本国内的大型设备”(在中国法人担任噪声对策决策的经理五十栖勇介)。

  终端企业可免费使用四座设施的实验设备。即使试制机没有使用村田制作所提供的部件,也可以到这四座设施来分析解决问题。五十栖经理说:“通过快速实施噪声对策,有些原本打算采用其他公司部件的智能手机企业在即将量产之时改换了我们的部件。”

  而且,以权力下放为基础的村田式快速经营还为创造该公司的新业务支柱做出了贡献。

  在横滨市某住宅展示场的一角,坐落着一栋富有设计性的住宅。这里是由日本国内外82家企业组成的联盟“横滨智能社区”建设的智能住宅。

  村田制作所在这里展示了控制家中电力流通的系统。其特点是能够根据太阳能电池、铅蓄电池、系统电源、住宅内负载,自动控制电力。这项技术其实并不是村田制作所独立开发。而是与领导联盟的dSPACE Japan和Smart Energy Laboratory合作开发的。

  在此之前,其他电子企业也一直在谋求与dSPACE Japan和Smart Energy Laboratory的合作。村田制作所能够抢得先机,决定性因素在于独一无二的快速决策。

  dSPACE Japan的社长有马仁志回顾说:“当时的现场成员(村田制作所营业本部的)主管课长初代幸治第一时间来说服高管,不知不觉中合作就敲定了。”

  依靠智能手机市场的扩大,村田制作所保持着良好的业绩,但也的确有看法认为,高度依靠单一市场会成为企业经营今后的风险因素。现在,智能手机市场的低价格化进展迅猛,在中国等地,当地企业制造的低价智能手机正在快速抢占市场。

  村田制作所也为联想集团、华为等中国企业供应部件,但主要面向的是高档和中档智能手机。部件被用于低价智能手机的数量微乎其微。

  包括智能手机在内,通信设备部件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村田制作所总销售额的5成,倘若智能手机的低价格化一发不可收拾,良好的业绩难免笼罩上一层阴云。

  因此,与“汽车”、“医疗与保健”等并列,村田制作所在寻找“智能手机接班人”的时候,把目标锁定在了“环境和能源”领域。按照设想,该公司将从三家公司合作开发的电力控制系统的实用化起步,在这一领域开拓市场。村田制作所营业本部系长岛明正表示,“希望在2015财年内量产”。

  从主战场智能手机部件业务到新领域,村田制作所以快速决策为武器一骑绝尘。作为领先的基础,该公司权力下放的风气要追溯到创业之初。

  已经去世的村田制作所创始人村田昭出生在京都东山一户经营小陶瓷厂的家庭,他凭借一己之力,创建出了名扬世界的电容器企业,对于这位创始人,不少人都有独裁的印象。在二战硝烟刚刚散去的1950年代,村田力排公司内部反对,坚决挺进美国,早早便为村田制作所打下了成为全球性企业的基础,令人联想到铁腕的趣闻轶事也数不胜数。

  但实际上,村田是当时极其罕见的权力下放型经营者。他一贯主张“把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交给下属。这样下属也能得到锻炼”,从创业伊始,就把会计、人事等多数管理业务下放给了高管。

  第二代社长泰隆就任后,权力下放的风气有增无减。现在的权力下放体系的原型出现于90年代前期。随着智能手机的登场,美国苹果、韩国三星电子等以快速决策为信条的企业成为村田制作所的主要客户,在这样的情况下,权力下放成为了与竞争对手拉开差距的绝佳优势。

  中岛董事强调:“在通信行业的领头羊还是芬兰诺基亚和瑞典爱立信等欧洲企业为主要客户的时候,我们往往是围绕长期战略进行讨论,并不需要当机立断。但现如今,如果做不到当机立断,连客户也争取不到”。

  在历经半个多世纪建立起来的权力下放体系运转良好的今天,村田社长坦言自己的职责“是使公司成为有能力的人才展现自己的舞台”。他追求的经营模式与传统的家族企业截然不同。在这个竞争白热化的时代,这或许才是新型家族企业制胜的秘诀。(作者:佐伯 真也,日经技术在线!供稿)

亚洲城网址

亚洲城网址|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2017(C) 版权所有:亚洲城网址